1. 首页

共享经济的例子国外

共享经济中以知识为共享标的物的例子有哪些?

共享经济中以知识为共享标的物的例子有哪些?

共享经济之所以在最近两年倍受关注,共享单车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2016年开始,现在还出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

其实共享经济从来就不是个新鲜词,百度百科里对共享经济的定义是这么说的:

共享经济,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

如果按这个概念来算,银行应该是共享经济的典范了吧?网上还有人问,什么时候出来个共享女朋友?话说共享女朋友不是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么?她们的祖师爷还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管仲,距今已近3000年了。

言归正传,知识领域的共享经济也有一些代表,比如在行(后来改名分答)、厅客。其实知乎当时也推了个“值乎”,2016年愚人节当天上线,用户关注知乎公众号后可以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打码信息,别人必须付费才能看到,付费后觉得满意钱就归作者,不满意钱就归知乎官方。貌似这个功能也就在刚推出来那几天,在知乎大力推广之下才在朋友圈看到过几次,在此之后就消失不见了。现在谁还会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过这样的内容?至少坤鹏论没再看到过。

知识领域共享经济的另一个代表厅客在今年2月20日宣布停止运营,坤鹏论看到这个消息时还挺意外。

厅客CEO林超是这么说的:

经过了20个月的经营,厅客app产品即将在未来30天内停止运营。

请大家在未来7天内(2017年2月21日前)尽快把自己账上的金额提现。

而厅客的母公司厅客科技将会彻底转型成为一家创作领域的人工智能公司。

其实就在2016年12月14日,厅客刚刚宣布获得真格基金和心元资本千万级Pre-A轮融资,这次转型可以看成是厅客完全放弃共享知识变现这条路。

在拿到投资以后做这样的转变,坤鹏论翻了翻脑袋里最能概括这个事件的词: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分答刚开始改名的时候,依靠60秒语音及王思聪的在线回答让估值迅速破亿,但没过多久便停止运营,几十天以后才恢复,虽然项目还在运营,但想恢复到之前的影响力和收入规模貌似已经很难。2016年6月份,分答获得来自元璟资本、红杉资本、王思聪和罗辑思维共计2500万美元A轮投资,不知道这些投资方现在怎么想。

这几个是明确把自己标榜为知识领域共享经济的,如果算上知识付费,范围还要再大一些,比如逻辑思维和他的“得到”,去年逻辑思维从papi酱投资中退出的理由也是想一心一意把“得到”做好。

今年2月21日,“得到”首次公布运营数据:目前得到App总用户529万,日活42万,订阅总份数130万,总人数超79万。目前,得到App付费订阅专栏数是19个,除罗辑思维罗振宇专栏定价1元外,其余18人专栏订阅费每人每年199元。

一直以来,坤鹏论都不认为知识领域的共享经济是个好生意,共享经济是要把一方的闲置资源共享给另一方,知识的生产完全需要依靠人,并且是有知识饱有量的人,这部分人时间都有限。时间几乎是唯一不可再生资源,所以如果得到的回报不足以达到分享人的预期,短期玩票共享一段时间可以,长期坚持共享知识对任何人都是不小的挑战。

显然国内用户现在还没有养成为内容付费的习惯,就更别提能让分享的人达到自己的收入预期了。

所以知识领域共享经济是不靠谱的。

在很火的中文歌曲中,往往有许多是外文歌曲翻唱过来的。其实,也有一些中文歌曲在国外广为人知,传唱度很高。

1.《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这是一首地地道道的扬州民歌,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在世界各地广泛传唱。目前,这首歌已经有很多版本,被翻译为英文版、日语版等多种语言。不仅如此,这首传唱度极高的民歌几乎是我们国家重要场合的必奏曲目。

2.《玫瑰玫瑰我爱你》

这首流行于上世纪30年代的歌曲在二战后被美国歌手翻译为《Rose Rose I Love You》,受到了美国和各国人民的喜爱。

3.《甜蜜蜜》

这首由邓丽君原唱的歌曲被新加坡、瑞典、韩国等多个国家的歌手翻唱。除了《甜蜜蜜》,邓丽君的其他歌曲也在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传唱,尤其是在亚洲国家,知名度较高。

4.《吻别》

张学友的《吻别》英文版被翻译为《take me to your heart》,是迈克学摇滚(Michael Learns to Rock)主唱的一首歌,收录于同名专辑《Take Me to Your Heart》。

5.《月亮代表我的心》

在国外的一些影视剧里,经常会出现这首歌。由此可见,这首歌在国外知名度还是较高的。

6.《我愿意》

这首歌被翻译为《Still Here》,由Lene Marlin演唱。与原唱相比,《Still Here》加入了吉他因素,并放慢了节奏,别有一番风味。

7.《最炫民族风》

这首歌最初被舞蹈老师带到国外,反响很好,被演绎成多个创意版本,尤其受到美国、东南亚地区人民的欢迎。

目前来看,华语歌曲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还是较为有限的。想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需要不断进行创新,为其注入新鲜力量,从而受到更多国家的关注。

日本新干线(高铁)进入中国大众视线,是在1978年10月22日,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访日时,坐上了日本新干线列车,在列车上,邓小平说了一句令中国感慨的话:“就像推着我们跑一样,我们现在很需要跑"。那时候,日本新干线,就是所谓现代化的象征。 但是遗憾的是,日本新干线经过后几十年的发展,似乎进步不大,除了本国使用新干线,一直都没有向其他国家输出新干线技术。 直到2012年,经过无数次谈判,才正式与泰国签订引进日本新干线高速铁路的备忘录。泰国正式宣布引进日本新干线,从泰国曼谷到清迈,全长670公里,但是具体路线,车站位置,开工和竣工时间未定,两国接下来还在进行详细调研。此事一直到2015年2月泰国方面才开始密集和日本接触,至于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得而知。 2015年12月10日,印度首条高铁在与日本多轮谈判后,终于达成一致,印度决定才用日本新干线。这条高铁是连接孟买和艾哈迈达巴德,修建这条铁路,总事业费用高达9800亿卢布(约合1.8万亿日元),日本提供超过1万亿日元的日元贷款。日本计划向印度打包提供车辆,线路和运营系统等技术。大家知道,由于印度政府经常出尔反尔,再加上其国内反对声一浪高于一浪,虽然两国政府签订了协议,但是日本在印度的新干线建设接下来也不容乐观。 2016年11月16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问日本前,突然改口放弃中国高铁项目,决定才用日本新干线,并赞扬日本新干线安全性能卓越。这条力争2026年开通的吉隆坡至新家坡之间的高速铁路,也充满了许多不确定因素,日本就此就相关问题继续与马方进行密切磋商。未来怎么样,我们静观其变。 这就是日本新干线对外国输出的的整个过程,期间充满“艰辛",之所以这样说,是日本新干线跟中国高铁处处针锋相对,虽然在竞争过程中取得胜利,但是所付出的条件也是让人戳之以鼻的。 当然,日本新干线也有成功的案例,那就是2007年,日本对中国台湾省的新干线输出,这条新干线经营过程中,也是花样百出。据报道,台湾省自从2007年引进日本新干线后,运营期间是年年亏损,截止到2015年底,亏损达到466亿新台币(约合92亿元人民币)。一方面原因是当年引进日本新干线时成本颇高,负债加剧,另一方面也是当地经营不善。“实在看不下去”的台湾省当局,决定出资300亿新台币进行援助。而一直由民间经营的高铁也计划推迟到2068年再把项目移交给台湾省当地政府,据报道,台湾省2014年高铁实际日乘客仅为13万人。 随着中国高铁的普及,中国高铁正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目前为止,已经将日本新干线远远的甩在身后何止十万八千里!

谢谢邀请!人家都这样说的,日本机器,德国钻肉,证明这两个国家的科技多么的先进,要不它们想吞并全世界。科技发达,能解放人类的生产力,让人们能空闲享受美好生活,这是达得肯定,应该支持。勿借外国的科技攻击中医,中药,挑起社会纷争,就不可以了。外国的技术我们应该学习,落后了就要挨打,这个是定理。但我们家还有点好用的东西呀!不要一并掏掉,这样就太可惜了。谢谢!

没有见过。

可能是因为,刚回来不就,用惯了外语交流,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的原因居多吧!

能够理解。我碰到的都是已经改回来的,你说的这种,真没有。

浅解:共享经济简单明了就是物尽其用,不基于此的,都是空中楼阁。

近几年,各种打着返利的名义进行推广或圈钱的平台层出不穷,但这些所谓的国家支持,新型项目到底是不是真的呐?

这里可以确认一点,任何面向大众的经营消费的商业模式,只要打着国家、政府等旗号的,一定要小心,基本都是骗人的,不是非法集资就是传销,况且法律也不允许此类推广方式。所以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肯定是假的。

另外,关于共享经济,从开始时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到共享雨伞,共享纸巾等等共享模式,其最终是否可行我们暂且不去讨论,但这些都是贴近民生,想办法使大众提高生活质量的方式,在提供了便捷的同时获得一部分应得的收益,也属于一种盈利性模式。

但题主所说共享经济返钱,这明显是在借助这个名词使大众相信该类公司或平台,并加入这个所谓共享模式。可是这个模式却是在往外送钱,那么他们的目的何在,返钱的来源何在,恐怕又会找出一堆投资国家项目赚取更大收益的理由吧。

所以,一切骗局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越是给出明显不同寻常的利益,越要小心冷静看待,尤其不要轻易投资,否则很容易陷入此类陷阱之中,甚至可能因为成为骗局的参与者而承担法律责任。

大家如有不同见解,请于下方回复交流。如遇各种骗局,请给予曝光以警示更多人。如需了解更多骗局套路,请加我关注阅读其它此类文章,记得点赞哟!

两个以前都叫做"出租"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