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美国末日真菌怎么爆发

世界上最大的蘑菇有多大?

世界上最大的蘑菇有多大?

近日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名为奥氏蜜环菌的巨型真菌,它占地965公顷,相当于1665个标准足球场,科学家猜测其实际年龄可能有8650岁。

一种学名为Armillaria bulbosa的真菌

逛超市时,你看到的白色蘑菇大多小巧玲珑,但在美国俄勒冈州的蓝岭上,蘑菇的一个“近亲”的体积却超乎想象:占地965公顷,相当于1665个标准足球场!这个学名为奥氏蜜环菌(Armillaria ostoyae)的巨型真菌是在1998年被发现的,它的出现刷新了世界最大生物的纪录,而在此前,人们公认世界最大的生物是33.5米长、200吨重的蓝鲸。按照生长速率估计,这个巨型蘑菇是年龄应该为2400岁,但科学家猜测,它的实际年龄可能有8650岁——地球上年龄最大的生物之一。一个由森林学家组成的团队在俄勒冈州东部统计致病真菌的数量时,意外发现了这个体积超大的“蘑菇”。他们采集了一些样品,与实验室培养的真菌比对,看它是否由多个相同的个体组成,并用DNA指纹技术分析它的遗传性质,确定组成它的每个成员的大小。奥氏蜜环菌是造成桑根朽病(armillaria root disease)的直接原因,美国个加拿大的很多松树就是生了这种病,慢慢枯朽而死。一般说来,真菌会沿着树根生长,伸出菌丝并分泌很多消化酶。但奥氏蜜环菌有独特的生长方式:延伸菌根,连接食物源与菌体,然后迅速向外生长。优势基因的结合,再加上稳定的环境,使得这种巨型真菌可以在几千里保持活力。加拿大生化学家梅龙 史密斯(Myron Smith )说:“奥氏蜜环菌确实是一种奇怪的真菌,总的来说,凭借强大的菌丝网络,它可以长得无限大。”蜜环菌得名的原因是,它们具有黄色的圆盖和带有甜味的菌体。实际上,科学家首次发现巨型真菌实在1992年——一种学名为Armillaria bulbosa的真菌占地15公顷。

梅龙·史密斯曾在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和同事是在一个阔叶林里发现15公顷大的真菌的。史密斯回忆:“我们当初并不是为了发现什么奇异的东西,只是为了观察不同的真菌,然后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鉴别不同种类的真菌。”后来,史密斯利用最新出现的生物技术,比对了多个真菌的基因后,他发现,阔叶林中的Armillaria bulbosa真菌竟有1500多岁,重量至少不下100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生物学家拉·克罗斯(La Crosse)说:“人们知道这些真菌很大,却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能长这么大。在真菌学史上,rmillaria bulbosa绝对是最大的一种真菌,而且可能会永远保持世界最大生物的纪录。”但很快,科罗拉多大学的特里·肖(Terry Shaw)又在威斯康星的西南部发现了更大的真菌——一种奥氏蜜环菌,占地600公顷。2003年,又一位美国科学家发表报告称,他发现了2384公顷大的真菌。

这些超级真菌的出现,让人们重新开始讨论一位问题:是什么组成了这些巨无霸?美国科学家沃尔克说:“巨型生物都由相同遗传性质的细胞组成,它们可以相互交流,共同执行一些复杂功能。”蓝鲸、超级真菌、6615吨重的欧洲颤杨都符合沃尔克对超大型生物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平常吃的蘑菇也是一种大型生物:一个农场每年可以收获几十吨蘑菇,但这些长在塑料蓬中蘑菇,都具有相同遗传性质!

沃儿克说:“实际上,对于真菌而言,体积巨大是一种很平常的事情。只是人类从未发现这一点。”

美国超级火山真的会喷发吗?

不会,这怎么可能,比如你拿个西瓜试下,你得把全部的西瓜肉才可以盖住西瓜表面。

火山喷发可以把地球喷空吗,不可能,毁灭一个城市还是可以的。

再说水往低处流,岩浆只能流向海洋里。

火山喷发造成有害气体也不会蔓延到全球,因为有害气体遇到水蒸气会形成雨落下,这只能造成区域灾害。

世界上最大的蘑菇有多大?

中美两国一旦爆发战争,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战争可能让美国政府及美国社会围绕遏制中国这个长期计划振作起来。

美国可能以加倍努力超越中国军队作为回应方式,虽然这会引发一场军备竞赛,而事实还可能证明这场军备竞赛对双方都是毁灭性的。

然而,鉴于美国在意识形态或领土方面并未受到威胁,进行军备竞赛可能很难获得认同。

不过,若中、美真的发生军事冲突或局部战争,那双方很可能动用除核武器之外的所有尖端武器。

那将是一场在强度和规模上远远超越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高科技战争。

鉴于中国在国防投入和军事科技方面的赶超进度和美国推行第三次抵消战略后的国防发展方向。

中、美两国的军事力量将在以下至少3个作战领域进行高强度对抗。

图为海湾战争时期的美国 至于美国的盟友是否会支持美国实施遏制中国战略,那要取决于战争因何而起。

如果战争因朝鲜崩溃而起,美国或可指望韩国和日本予以支持。

如战争因东海争端而起,那肯定会牵扯到日本。

如果是南海局势引发的战争,美国或许可以指望部分东盟国家——可能还有日本——予以支持。

澳大利亚也可能因范围广泛的潜在情况出面支持美国。

在盟国方面,中国面临的局面就没有这么复杂了。

北京可能指望俄罗斯持中立态度,也寄希望于俄方能提供军火和零部件,但基本上也仅此而已了。

中国外交官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让美国的潜在盟友确定并维持中立立场。

这将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工作,其中包括消除人们对中国长期意图的疑虑以及展示中国对取胜前景的自信(后者也是一种含蓄威胁:如果支持美国将遭到报复)。

图为F-35 到2020年,美国三军的F-35战机将全面具备初始作战能力,中国自主研发的歼-20和进口的苏-35也将有一定数量的列装。

若中、美两国爆发冲突,空中力量之间对抗将是不可避免的。

美军的F-22和F-35机群的优势在全隐身战斗机,中国机群在质量上不占优势,但数量占优。

中国有着天然的地利优势——内线作战。

而美军在第一、二岛链前沿部署战机是外线作战,兵力集中部署易受到中国中程弹道导弹和远程巡航导弹的饱和打击而“一锅端”;兵力分散部署又面临沉重的后勤保障负担(F-22和F-35的负载都不大,载弹量和作战半径之间呈反比关系),而美军更远航程的B-21轰炸机要到2030年以后才会交付。

中国战机若能发挥内线作战的优势就能克制美军外线作战的软肋。

图为东风21D导弹攻击航母效果画面 反航母弹道导弹和反导系统 美国海军和空军挫败中国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攻击的能力有多强?解放军海军、空军和火箭军通过导弹对美国已部署及正在实施部署的部队发动攻击的选项之多令人眼花缭乱。

美国能否经受住猛攻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防御系统对巡航和弹道导弹的防御效率,以及能否对中国境内及周边地区的发射架实施打击并将其摧毁。

超级航母是美国在世界濒海地区进行军事干预的急先锋。

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美军航母曾驶入台湾海峡进行威慑。

但现在时过境迁,美国对中国打造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体系十分忌惮,尤其是很难防御的“东风”-21和“东风”-26反航母弹道导弹/中程导弹。

无人机的攻与防,中、美两国都是无人机的开发和使用大国。

为了减少战争成本,双方势必在战争中大量投入无人机。

这就形成了无人机的攻、防问题,也是无人机发展中所衍生出的新课题。

美中两国开战的时间窗口很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维持打开状态。

防止战争需要外交官和决策者具备高超的技巧和才干。

同样地,在可预见的未来,双方对取得获胜优势的需求会继续消耗外交、军事和技术资源。

然而就目前而言,我们不应忘记的是,中美两国构成了这个世界有史以来生产力最强的一个经济区域的核心。

这种局面应加以保护和促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