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土耳其为什么调查沙特

土耳其官方为什么有权调查沙特大使馆?

土耳其官方为什么有权调查沙特大使馆?

其实,在国际关系中,大使馆做为国家派驻到建交国家的外交代表机关,代表着整个国家的利益,大使及相关外交人员就是国家利益的维护者。有着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军事等方面的职能,国内各个方面的人员到了国外,首先找的都是大使馆,利用他们人熟、地熟的优势,与国外打起交道就方便多了。

作为大使馆,按照国际惯例,大使或临时代办等都要享有一定的特殊权利和优遇,就像两家串门一样,相互间给点国民待遇等,也好方便办事不是。

按照国际法或有关的协议,外交特权和豁免权是代表国家的大使馆所拥有的,个人无权自行放弃。

照此类推,比如大使馆就相当于一个国家在外国的领土相似,驻在国比如土耳其的人员就不能进入使馆采取行动或实施法律程序;沙特的外交人员人身不受侵犯,不受土耳其警方的逮捕或拘禁,土耳其司法机关不能对沙特外交代表进行诉讼程序、不审判、不作执行处分等。

例如,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因涉多起刑事案件指控,从2012年8月16日开始,就躲到了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英国警方将厄瓜多尔大使馆全面围住,但就是没有冲入使馆对阿桑奇进行逮捕。但他还是在2016年接受了瑞典和厄瓜多尔检察官的问讯。

但是,这种外交特权和豁免权也不是绝对的。当外交人员的行为严重危害当地社会秩 序或驻在国安全、不加制止则损害将继续扩大如政治阴谋、间谍活动、行凶、打伤他人、酒醉开车闯祸等,驻在国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如现场监视、暂时拘捕等。

此次土耳其因为各种原因调查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事件,也正是基于此。

卡舒吉已经死亡xa

杀害卡舒吉凶手回到沙特,在卡舒吉这一问题。沙特走出非常有利的一步,土耳其想把凶手弄到土耳其。大家认为有那个可能吗?纯粹就是玩笑。

掌握着卡舒吉死亡事件主导权的土耳其终于再度站在制高点。

10月2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发表演讲时,义正言辞地表示,10月23日,他将在所领导的执政党国会议员会议上,公布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调查结果,虽然后果很严重,但是土耳其必须伸张正义。

喜欢畅所欲言并与沙特王储诸多内政与外交政策持不同己见的卡舒吉,在10月2日走进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办理结婚手续,之后再也没有走出来。

一场波诡云谲的卡舒吉“失踪”案,引发了世界各大媒体的轩然大波,也波及了国与国的外交风险。

根据土耳其的不断爆料,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沙特官方从矢口否认到出面解释,美国特朗普也是从闪烁其辞到最后称必须予以沙特严厉制裁。这一波三折都是在紧随着土耳其地不断爆料而不得不被动地应付。

那么,应该怎样理解土耳其23日将公布卡舒吉遇害调查:后果很严重?

20日,沙特媒体在土耳其公布调查结果之前,率先公布了沙特检察院对卡舒吉的结论报告:卡舒吉与他在王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与人发生冲突时发生了打斗,最终导致死亡。而最新的报道称,卡舒吉是被人扼住脖子以至于窒息而死。

而沙特方面已经将有关卡舒吉事件的18名嫌疑人逮捕,至于王储的助手及有关高级情报人员也已经被解职。沙特方面称,力争查明真相并追究犯罪人的责任。

沙特外长称,卡舒吉被杀是巨大的错误。

不过,沙特王储说,国王与他本人已经给卡舒吉的家人打电话慰问,卡舒吉的儿子表示感谢王储及国王的慰问。

所有这些,都是在蓬佩奥出访沙特与土耳其以后,沙特做出的表现。显然是有“剧本”的。

沙特王储与国王

不过,非常关键的节点是,被沙特认定的18名嫌疑人是否包括10月2日被土耳其认定走进领事馆的15名嫌疑人。

这15名嫌疑人,已经被土耳其方面根据入境脸部识别系统、社交媒体账号及手机号码库的数据排列分析,得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们的照片已经刊登在土耳其报纸上。

而根据《纽约时报》证实,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自沙特军方与情报部门,其中4人来自王储的保安团队。

土耳其在两次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搜查外,已经扩大了搜查范围,目的是找到卡舒吉的尸体。最新消息是,土耳其在一辆使馆汽车里发现了卡舒吉的DNA,以此推测,遗体可能被丢弃在附近的森林或者农场。

不过,有媒体报道,在卡舒吉两个半小时未从使馆出来后,他的未婚妻就给土耳其有关部门打了电话,等到大约一个小时后,特工赶到机场时,一架沙特的飞机已经起飞了,或许卡舒吉被“肢解”的遗体就在那架飞机上。

面对沙特官方的解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质问:这15人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事发后匆忙乘飞机回去,这中间的许多细节都需要沙特解释清楚。

另外,土耳其方面召集了28名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他们称,当天被告知休假一天。

种种迹象表明,土耳其做了非常缜密的调查工作。但是,土耳其方面掌握的证据与沙特官方的解释大相径庭。所以,值得期待土耳其方面公布的调查结果,或许的确很严重。

然而,面对自己坚定盟友沙特的焦头烂额,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了相信沙特方面的解释。因为特朗普不想失去110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及失去国内的大量就业岗位,不想失去美国在中东的话语权,更不想失去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的票数。

将于几天后召开的“沙漠达沃斯”峰会,已经有多国政界要人与商界大佬拒绝出席了,同时,英法德也呼吁必须澄清卡舒吉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否则也会出台制裁沙特的措施。

尽管土耳其说23日公布卡舒吉调查结果是出于正义,不过,我倒是觉得,土耳其是在下一盘大棋。

从历史看,土耳其与沙特的矛盾由来已久。两国都想在中东做大做强,都视对方为自己崛起的障碍。

从如今看,在对待伊朗、卡塔尔及叙利亚等问题上,沙特一直以来与土耳其意见向佐,土耳其一直想尽办法打压沙特。而这次的卡舒吉事件,让土耳其站在了制高点,掌握了舆论的主导权,土耳其占领了天时地利与人和。

2016年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使得土耳其与美国的暗中胶着矛盾公开化,因为牧师布伦森事件与采购俄罗斯S400军火一事,被美国制裁的土耳其经济几乎崩盘。土耳其需要美国帮助重振经济。

在叙利亚局势渐渐明朗之际,如何解决盘踞在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土耳其也是极需美国的帮助。

此时,卡舒吉事件是土耳其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

在卡舒吉事件上,白宫一直保持低调,因为特朗普欲回归到传统的中东政策,即在打击伊朗方面,沙特是必不可缺的国家,再者说了,美国的军火出口大单也离不开沙特。另外,美国也不会将沙特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上。

无论发生了什么,美国不会对自己在中东的盟友重新洗牌。所以,卡舒吉事件,尽管面对国会议员的压力,但是,从美国的整体利益考量,特朗普也会游说国会,适量地给予沙特一些制裁,意思一下吧!

所有这些,土耳其是深谙其道,所以,此时土耳其用“后果很严重”,其实也是威胁沙特与美国,以达到土耳其自己想要的东西。

阅尽世间沧桑,宁静感悟人生,谢谢阅读!喜欢可点赞评论及点击右上角加“关注”哦!

蓬佩奥离开沙特抵达土耳其,谈不上是在继续调查记者卡舒吉失踪案,纯粹是没有办法,在去了沙特之后不能不去土耳其。蓬佩奥是根据特朗普的指派来到土耳其的,若要说调查卡舒吉失踪案,蓬佩奥的第一站就应该去土耳其,而不是沙特。这是因为土耳其是卡舒吉失踪案的所在地,而且土耳其方面已经掌握并且部分公开了卡舒吉遇害证据。土耳其提供的卡舒吉的遇害过程音频和录像,无可辩驳,确凿可信。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蓬佩奥的中东行显然不是为了调查卡舒吉遇害案而来,其目的是根据特朗普的要求,如何将土豪沙特由于愚蠢和野蛮惹下的大祸摆平。尽可能的让沙特能够自圆其说,以达到不影响与美国的关系,不损害美国在沙特的利益。特别是在距离美国中期选举时间不到一个月的情况下,不能因为卡舒吉案件的舆论冲击,而影响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选情。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特朗普要求蓬佩奥的沙特和土耳其之行,显然是想达到这个目的。

(蓬佩奥会见土耳其外长洽武什奥卢)

美国国会和世界媒体针对卡舒吉失踪案反应汹涌激愤,在土耳其第一时间就向全世界捅出卡舒吉失踪案之后,美国国会有22名议员给特朗普联名信,强烈要求美国参与调查,并且对沙特政府实行制裁。素有大嘴之称的特朗普,这一次说话极为谨慎,尽量附和沙特的观点。特朗普首先说要等案件调查,后来沙特自己在充分的证据面前无法抵赖,承认了卡舒吉死于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但是把责任推给了办事人员,声称在审讯中经办人员失手出了差错。

(蓬佩奥16日先访问沙特)

而特朗普又接过沙特国王的表态,也声称卡舒吉遇害是流氓杀手所为。为了解释甚至搬出了刚刚不久10月9日美国国会通过的大法官卡瓦诺来说事,声称一开始有人指控卡瓦诺有性侵,最后调查是清白的。特朗普为了庇护沙特,没有避嫌不怕人说,特朗普只有在外界强大的压力下才会让步。目前在卡舒吉事件上特朗普的行为,只能是越描越黑,所以蓬佩奥的中东之行想争取一些主动弥补。

(蓬佩奥会见沙特国王萨勒曼)

美国深知这一次土耳其充分利用卡舒吉事件的目的,因为现在卡舒吉遇害事件发生在土耳其,所有的证据也都在土耳其手里。土耳其因为被美国经济制裁,国内经济十分的糟糕,迫切希望美国尽快解除制裁。8月12日土耳其单方面无条件的,释放卷入军事政变的美国牧师布伦森,就是公开的向美国示好,但没有得到特朗普的善意回应。所以这一次土耳其抓住了沙特记者失踪案,一是要狠狠地打压沙特,二是要利用公开舆论让美国难堪,达到离间美沙关系的目的。

(特朗普)

从蓬佩奥在土耳其与土外长的会谈来看,蓬佩奥一反从前美国的立场,立即抛出了土耳其喜欢的诱饵。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7日在与土耳其会谈之后表示,美国因牧师布兰森遭拘押引而对土耳其实施的制裁,现在可以解除。蓬佩奥当天这样对媒体说:“我们将很快就此做出决定。不过所实施的部分制裁与布兰森牧师直接相关,现在也予以解除,这符合逻辑。”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蓬佩奥为了记者失踪案去土耳其,未见其在卡舒吉遇害案上发表立场看法。却与土耳其外长大谈释放布伦森,并且当场表态很快解除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这对于土耳其来说求之不得,卡舒吉失踪遇害案的时机来得太好了,是改善土美关系的大礼包。埃尔多安屈辱陪罪的释放美国牧师布伦森不管用,反而是抓住卡舒吉失踪遇害案,大做文章获得了美国的利益回报。

综述,蓬佩奥去土耳其所谓继续调查卡舒吉失踪案,并不是主要的,而是为了避免影响美沙关系的利益,所以蓬佩奥能够宣布解除对土耳其的制裁。在特朗普的头脑里都是金钱和利益,没有什么不可以做交易的,据称美沙土之间已经达成交易协议。

卡舒吉是沙特人,卡舒吉事件的发生地点也在沙特驻士耳其的外事使领馆内,严格来说卡舒吉事件是沙特内政,他国无权干涉,而这一事件既是联合国成员国内政,也不涉及重特大,人道主义危机,按联合国相关规定,联合国是无权干涉的。

由于卡舒吉事件发生在土耳其,虽然一国驻外使领馆被视为一国“临时主权领土”,但是土耳其作为所在国,也有知询事件真相方面的权力。

土耳其正是利用自己的知询权力,将卡舒吉事件当成政治武器使用,以此谋求国家利益。

卡舒吉是美国传媒雇员,也是西方价值观的拥趸,但他象牲口一样被宰了。

若美国不闻不问,不采取一定的应对行动,将会令全球美粉心寒,也会有损美国鼓吹的价值观,也有会有损美国的颜面。

若美国对沙特采取行动,不但会有损美国的全球重大战略利益,还会得不到卡舒吉事件符合美国需要的解决方案。

土耳其要的就是美国左右为难,因为美国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哄住土耳其,满足土耳其的一切需要,利用土耳其的合作,将这个坎跨过去。而这也就是土耳其的目的所在。

然而美国不愿搭理土耳其,美国希望让时间去磨灭世人对卡舒吉事件的关注。让这个事件最终不了了之,才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土耳其看出了美国的想法,于是主动找上美国,还威胁要将卡舒吉事件闹到联合国。如果联合国严守联合国规定,将不得过问卡舒吉事件,这样一来,西方价值观将被变相的否定。如果联合国迫于国际舆论压力,介入了卡舒吉事件,那联合国相关规定将会被违反,联合国将受损,弄不好卡舒吉事件将会进入人类主流历史,因为如果联合国违规介入卡舒吉事件,很可能会成为联合国解体的导火索,而这也会极大的损害美国的利益。

土耳其不可谓不聪明,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只是土耳其只会考虑本国利益,而不会去考虑国际秩序和国际责任。所以维护世界秩序的只可能是大国,中小国家既担不起责任,也不会去担责,甚至也不会有为世界担责的想法。

强大的国家不单是国大力强,同样责任心也要大得多。

“东亚病夫”的说法大家很熟悉,你可知道,当时还有一位“西亚病夫”,它就是奥斯曼土耳其。

如今的土耳其,不算大国。

而且,如果现在的土耳其还继续其重返“奥斯曼”帝国的大国梦,对土耳其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有可能还会带来灾难。

如今一个国家能不能算大国,我觉得只看一点就好,那就是科技。

科技呈现为三个显性的表现:经济,军事,文化。

土耳其的经济军事文化上的表现,就像它欧亚之间的地理位置一样,用30年来欧亚所有国家的相关数据来进行加权平均,得出的,应该就是土耳其吧 。抱歉,我没算过,完全是我算的一个粗账。

观众也可以来算一个粗账,土耳其的宏观经济指标和个体生活水平,是不是处于欧亚的中间水平?

军事实力上,算是中上游,但是离大国的军武实力还差得远。五千多万人口的韩国就能把土耳其摆平?最重要一点,没有核武的国家,几乎没有自称大国的资格。

文化上,宗教的束缚过于强大,离创造先进文明更是遥遥无期。

从地缘上看,土耳其周围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而且那些有隐约的敌人,个个实力强,都是狠角色。比如世仇俄罗斯,以色列,还有一言不合就可能翻脸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

我的看法,未来200年内土耳其都成不了大国。宗教是前工业时代的产物,宗教对政治影响越大的国家,越没有前途。

你要问我200年以后,土耳其能否回复其奥斯曼帝国的辉煌与荣光?我无法作答,因为200年也许人类都灭绝了。

土耳其外强中干,却做着帝国遗梦。没什么实力,却还处处想在国际舞台上露露脸,介入一些自己无力掌握的国际事务,发表一些其实没人听的言论。迎接外国元首时,还摆个几十位身着奥斯曼时代铠甲的武士。这样扯虎皮,就能骗到别人,骗到自己?

一场冬夜里尿床后的冰凉,会惊醒这位肾虚者的春梦。

“妓女们出门,必须人人戴上面纱,否则要受到重罚。”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下达命令,看似有些搞笑的政策,却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醉翁之意不在酒,凯末尔不是针对街头妓女,而是针对良家妇女。劝诫妇女同志,他为什么要妓女戴面纱呢?原来跟土耳其的世俗化道路有关……

近代土耳其日渐沉沦,被列强欺负到差点亡国。凯末尔起事建立共和国后,下定决心要让土耳其富强起来,脱掉“西亚病夫”的帽子,重振昔日的荣光。

凯末尔清晰地认识到:土耳其要振兴,就必须走世俗化的道路,认同并接受现代化,消除宗教对国民的影响力。

他一方面引进西方的议会制度、教育制度、法律制度,另一方面彻底废除苏丹和哈里发的职位。而要求妓女戴着面纱出门,就是其中针对国民的一项改革措施。

数百年来的伊斯兰教影响,在国民的心中不可谓不重,比如妇女就喜爱戴面纱。凯末尔不正面出击,而强调妓女必须戴面纱,搞得很多戴面纱的妇女被人怀疑为妓女。

这样一来,很多妇女就不乐意带面纱出门了,戴面纱的传统一夜之间被铲除。从这可以看出,凯末尔的世俗化的决心和努力,当然还有一股聪明劲。

凯末尔进行很多方面的改革,并一直审视着改革的进程,改革的效果也很忙明显。但他依旧担心强大的宗教影响会死灰复燃。

为防止发生世俗化道路的中断,凯末尔甚至赋予军队特权,以成为捍卫世俗主义的最后堡垒。一旦土耳其议会选举出倡导宗教的总统,军队就有权发动军事行动将其推翻。

此后,土耳其的历史舞台上,军队曾多次以捍卫世俗化的名义,发动军事政变。应该说,凯末尔的世俗化道路,让土耳其赢得新生,避免了被列强瓜分的结局。

欧盟终于放弃了企图用联合美国,一起制裁中国的所谓“求和”战略,被迫抓着美国的小辫子,反守为攻了……

对于美国来讲,这就是按倒葫芦瓢又起,看来给特朗普同志添乱的不止是谷歌一家。但是反过来看,这些美国巨头反复被处罚的原因,还是川普所谓的“贸易战”政策所导致,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吧。

(画外音:飞“翔”吧,大豆!)

这次看似有理有据的处罚,在当前欧美贸易对峙升级的背景下,显得政治色彩颇为浓烈。要知道,两个经济大体,之前的态度还是所谓的“盟友” 。

特朗普针对欧盟,颇为官方的发言,翻译过来就是:“你们不是说我们是盟友吗?为什么你们对美国的关税比美国对你们的高这么多,你们在军事上占美国便宜,在经济上又要占美国的便宜,不行这友谊的小船我们不坐了”

那么面对这样的言论,之前欧盟是什么态度呢?是妥协,是商议。

今年4月份,欧盟一直在着手制定一份协议,企图通过商谈,避免贸易战的发生,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表明统一战线的立场,欧盟可能承若,将与美国一同,在WTO对中国采取法律行动;除此之外,这份协定还将满足特朗普的关键要求:降低美国的汽车及其零部件,以及工业机器设备进入欧盟的关税。

但是美国一直不买账,一意孤行,结果我们也看到了,欧盟也放弃了“商谈”的态势,开始变得强硬,针对美国企业“重点打击”,谷歌面临着历史上最高额度的罚款,而高通很快也将面对巨额的处罚单。

个人推测,如果特朗普再不收手,恐怕他赢的那点银子,还补不上欧盟处罚的罚款,被美国人民轰下台也是迟早的事情。

感谢邀请。232调查本身就是法律赋予美国总统的一项权利,当其认定该行为有“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就可以启动调查,并采取相应措施。这种情况下,美国总统的主观因素占很大的比例,换句话说就是我认定你会危害美国安全,就不了启动调查然后制裁你。

这种情况是不被分权治之的美国所允许的,为了避免总统因个人因素把国家带上歧途,从华盛顿开始就对美国总统进行了各种限制,如今因为该法案的存在,让特朗普对其盟友下手,这本身就会引起国会的注意。总统是否权利过大是国会将要讨论的话题,国会和总统之间的权利争夺估计又要上演。

此外,土耳其是否值得启动232调查也是人民讨论的焦点,土耳其今年第一季度对美出口的金额大约在20亿美元左右,而美国第一季度对其出口额为30亿美元,全球出口总额为6000亿美元,这样低的贸易量怎会威胁美国安全?由此可见这种由美国总统个人主观裁定的法案范围没有界限,仅凭个人喜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