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安徽加入长三角后,经济会超越江浙沪吗?

如果能超越,江浙沪还能让安徽加入吗?向外辐射,珠三角有优势,对内辐射,长三角有优势,综合起来,长三角区域更广,后劲更足,优势明显。近日,一篇关于份子钱的帖子刷了屏。当事人赴婚宴,给了

如果能超越,江浙沪还能让安徽加入吗?

向外辐射,珠三角有优势,对内辐射,长三角有优势,综合起来,长三角区域更广,后劲更足,优势明显。

近日,一篇关于份子钱的帖子刷了屏。当事人赴婚宴,给了100元份子钱,然后发现菜品豪华,心里开始打鼓,担心是不是给得太少。没想到的是,帖子后面广东网友的留言却亮了。一众来自广东的网友现身说法,力证广东的民俗即是如此,份子钱一般都是一两百。(1月6日大洋网)

一到过年过节,关于份子钱的话题又热了起来。不过,以前人们只是抱怨各地的份子钱让年轻人不堪重负,这些年关于广东人的份子钱却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去年十一时,就有媒体发过一篇题为《国庆结婚份子钱地图出炉!我只服广东人!》的文章,详细列了全国各地的婚礼份子钱价格。据文章统计,长三角地区的份子钱普遍较高。四川、北京、陕西、江苏、湖南的份子钱已经到了1000元,新疆、内蒙古的份子钱最低500元起步。其中内蒙古赤峰位列全国第一,份子钱最多能给5000元。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经济大省广东的份子钱只有200-300元。在顺德,很多人甚至一分钱不收,红包折个角代表受礼,红包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广东人对待份子钱的态度,简直是“随礼界”里的一股清流。

按理说,经济水平高的地方,份子钱自然也该水涨船高。为何广东人就能独成清流?有些事情,归根结底,可能还得从经济上找原因。

经济学家与社会学家早就指出,中国社会婚丧嫁娶中的“份子钱”有金融产品的属性,这类似于民间自发的“众筹”,含有互助的意义。

不过,古时候的中国人是不流行送份子钱的,结婚只送礼物。清末民初,送份子钱才成为上流社会办喜事必不可少的项目。尤其是满族八旗,为了体现身份,更讲究送份子钱的礼节。

而新中国成立初期,直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没人送份子钱,祝贺结婚人们往往只送脸盆、暖水瓶等生活日用品。及至80年代,人们手里稍微有点闲钱之后,份子钱才又卷土重来。

从经济角度来看,送份子钱,要处于商品经济开始发展,居民的生活不是特别宽裕,但是普通人也要开始追求体面生活的时候。

对珠三角富庶之地、经济高速发展的广东人来说,他们早已有足够的经济实力独立置办酒席,已经不再需要一家一户“众筹”。所以,对广东人来说,份子钱更多就变成了一种讨彩头的象征。

当然,肯定有人会说,北京与长三角地区经济也很发达,为何这些地方还风行送大额份子钱?这其实与份子钱另一个重要作用分不开,那就是为了追求“体面”。换句话说,除了经济之外,越爱追求攀比、越爱面子的地方,貌似份子钱也就越高。

以老舍先生的《正红旗下》为例,这部描写清末民初满人生活的小说,对当时没落的满洲八旗子弟爱面子又爱攀比的心理进行了出神入化的刻画。小说中的福海二哥,在“份子钱”有限的情况下,为了给“我”安排一场既经济又排场的“洗三儿”,可谓煞费苦心。

一旦美好的习俗被低俗、攀比、功利之心绑架,那么再好的初衷,也可能变异。当给新人表达祝福,不再是满怀祝福、欣喜,而是有怨怼、算计与愤懑,那这样的祝福,对新人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据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2017年发布的《国人工资报告》,显示中国人除了吃穿用学住行这六大开销外,人情往来、请客送礼花销占工资的14.65%。(2017年1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显然,其中相当比例是份子钱。相信每个身处其中的人,周旋于这样的文化中,经济上、精神上都疲惫不堪。

除了广东人,我其实比较欣赏美国人随份子的态度。我表弟在洛杉矶,他的美国同学结婚就是列一个单子,上面写上新人需要的小物件,比如小烤箱、吹风机、餐具之类的,先拿到手的人就在单子上打上钩,后面的人从未打钩的物品里面选,稍微贵点的就几个人“众筹”一下,每人出五十、八十美金。

这样随份子,既让新人满意,送礼物的人也没负担。表弟说现在身边一些中国留学生受了影响,结婚也开始简单起来。事实上,不管是美式的随份子,还是广式随份子,都让人感觉轻松、愉快,双方都不累,何乐而不为呢?

但愿以后广式随份子,就像广式月饼一样,也能在全国流行起来。

中国观察·陈白早专栏 (作者系北京媒体人)

发表于2018年1月8日南都App《广东人的份子钱,为何堪称一股清流》

长三角在中国富庶的江南,环境优美,湖光山色,仟佰纵横,粉墙黛瓦,人称人间天堂。长三角这个著名的旅游胜地,名闻世界的城市群,引得游人纷至沓来。行遍祖国览山川,人生只合住江南,是民众向往的栖身宝地。长三角在经济上执中国之牛耳,繁荣昌盛,民阜物丰,财源广进,经济总量领先,是一个宜居的商贸经济圈。

在国内各大经济省份中,福建其实很容易被忽略,同样沿江靠海,北边有长三角经济区;南边有珠三角经济区,福建被夹在中间,名不显声不著。

而且福建山区特别多,人口聚集在东部靠海的一条线状地带,人口相对其他东部沿海省份粤、浙、苏、鲁明显为少。

改革开放之前,作为战备区域,福建的重工业是起源于山区的,反而是南平、龙岩等山区县的工业基础更为雄厚,这支撑了地方经济的强劲发展。改革开放后,沿海的厦门、泉州、漳州通过优惠政策吸引外资才逐渐发展起来。今天,由厦漳泉构成的闽南三角地区成为全省最近较发达,市场最活跃的地区。

但由于福建发展起步晚,而且受制于地理、交通等因素,经济规模一直难以达到粤苏鲁浙等沿海省份的程度。今天,南边的广东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站战略,北边的浙江推出了杭州湾大湾区,夹在中间的福建如何应对?

个人认为,把福建沿海的宁德、福州、莆田、泉州、厦门、漳州串联起来,打造沿海城市带是未来必须走的一条路子。现在只有闽南的厦漳泉融合发展起来了,北部的宁德、福州、莆田还没有融通。

山东省在打造沿海经济做的比较好。山东把青岛、威海、烟台等几个沿海城市整合在一起打造半岛蓝色经济区,在基础设施、产业布局、人口流动等方面统一规划。早在2011年初,《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被国家正式批复了,标志着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青岛、烟台和威海这三个市的GDP分别达到了11037亿、7339亿和7202亿元,合计25578亿元。

而福建沿海6市中,只有厦漳泉融合的好一些。闽南三市15462亿元GDP合计,远远不能和山东的青烟威半岛城市群相比。实际上,福建沿海6市GDP合计也才26404亿元,仅仅和青岛、烟台和威海三市的GDP总和25578亿相当。

如果福建在高层推出沿海城市发展战略,从产业布局、港口建设、交通设施、财政金融等方面同意布局规划,是有可能打造出一条“黄金海岸”来的。

(△ 黄金海岸)

另外一个,就是要打造福建经济大市。福建省GDP排在全国前十位,也是一个沿海省份,但至今没有打造出经济大市。而地处沿海的几个省份都诞生了经济大市,比如山东的青岛,江苏的苏州、南京、无锡,浙江的杭州、宁波,广东的深圳、广州。没有经济大市,就难以形成核心城市和城市群。未来,福建可以把泉州和福州一南一北的两个城市打造成经济大市,给予财政、交通、金融、贸易等优惠政策。

长江商报消息 从单核驱动到多级梯队,推行强镇扩权

世界银行1月26日公布:中国珠江三角洲已在2010年超越日本东京,成为世界人口和面积最大的城市带。珠三角包括广州、深圳和佛山、东莞,拥有4200万居民,人口比阿根廷、加拿大和马来西亚更多。

然而,珠三角的角色与地位是另一番模样。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2014》显示,珠三角在中国城市群的综合实力居第二,在经济总量上不敌长三角,在文化实力上逊于京津冀。

外界不禁询问,珠三角在城市间互通、规划协调与产业发展方面,和国外的东京、纽约相比,能够担得起“世界最大城市群”的荣誉吗?离大都市圈又有多远?对此,长江商报记者深入珠三角进行探访。

□本报记者 侯斌雄发自广州

多级梯队

多核心统领二三梯队

起始于1980年代,珠三角刮起的改革开放风狂飙激荡至今。30多年来珠三角一直担当改革的试验田,发展到现在成为全国市场化程度最高、市场体系最完备的地区。珠三角曾豪气干云:“广深高速一塞车,全球电子产品的价格就要波动。”占据着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抓住全球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珠三角成了国内经济外向度最高的区域。2014年广东自贸区的成立,对珠三角的经济提升如虎添翼,发展加速。

珠三角改革开放30多年,城市群的发展不同于中心城市凸显的京津冀或长三角城市带,留给人们的印象是群雄逐鹿、百家争鸣的多核心格局。

当下的珠三角城市群,分布着20多个城市、300多个建制镇。

回溯1949年后的岁月,珠三角城市群曾历经了广州中心、广州香港双中心,到1980年代又形成了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的四核心驱动时期。进入1990年代,珠三角在前面这四个城市形成的第一梯队外,崛起了第二梯队:珠海、佛山、东莞与中山市。最近十年,珠三角城市群经历不同的磨合和竞争,暂时形成了广佛肇、珠中江和深莞惠三大经济圈。

眼下是广州和深圳双龙争霸的局势,暗地鏖战。

珠三角城市群并不是只有县市,还有不少的镇级小城。城乡一体化在珠三角的展现,淋漓尽致。广东省住建厅2014年8月公布的《广东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征求意见稿显示:广东将把珠三角地区符合条件的少数“巨型镇”升级为市,在不调整行政级别的前提下扩大经济社会管理权,继续推行强镇扩权。镇级市,形成珠三角城市群的第三梯队。这项规划一落实,广东省将呈现四级城市,从副省级城市、地级市、县级市层层递下到镇级市。

2014年11月18日,东莞市市委书记徐建华通报,虎门和长安镇已经入围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名单,进行“镇改市”。

1月28日,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说: “不久的将来,珠三角将出现环绕广州、深圳与佛山等核心城市的一批镇级市,形成类似大东京、大纽约城市群。”不过,珠三角的“核心城+镇级市”又不同于国外的超级城市“核心城+卫星城”模式,镇级市的居民就地安居工作,不用挤往核心城上班,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传统城市模式。

林江表示,东莞市虎门镇与长安镇、中山市的东升镇与小榄镇、佛山市的南海区狮山和顺德区的容桂镇,经济实力已经达到一个小城市的标准,完全可以扩权为镇级市。镇改市,使得珠三角城市群发展成多核心统领二、三梯队城市,在国内别具一格。

互通不畅

世界级城市群之路坎坷

审视珠三角的发展之路,工业化是崛起之路,而城镇化犹如给它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加上市场要素和打工人口的聚拢,活力四射的城市群在珠三角跃然成型。

然而,国内不少城市实力扩张后,后续发展过程里,容易和周边城市过度竞争而不能协调共赢。这种城市关系通病,依旧是珠三角城市群面前的大问题。

以《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出台为标志,广东省对珠三角多次统筹谋划,从区域治理、产业布局和基础设施等方面进行战略布局,意在促进城市之间良性、健康发展。

日本东京是一个大都市区,和周边的城市互联互通,通勤方便;在城市规划上互相协调;而且产业是由市场自由发展,配合程度高。相比之下,珠三角城市之间政府主导性的竞争颇为激烈,互补性差。尤其广州和深圳市之间,长年存在两虎争龙头老大的状态。

“广州作为省会城市,有着不少的政策资源发展经济,在全省的经济地位稳如泰山。可是深圳作为我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改革开放的第一块试验田,经济增长的后劲十足,近年来对广州的老大地位发起了严峻的挑战。”1月29日下午,广东省社科院区域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分析。

城市之间的协作并不默契,还处于磨合阶段。广佛肇等三大经济圈的渊源“广佛同城”一路走来,配合度不够,2009年3月19日,广州市市长张广宁和佛山市市长陈云贤签署《广州市佛山市同城化建设合作协议》及两市城市规划、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协作、环境保护等4个对接协议,标志着广佛同城的正式启动。开头几年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佛山热心而广州冷淡,致使广佛同城的进展不顺。后来广佛肇经济圈概念提出后,三市之间的市长联席会议每年举行,广佛同城在公共交通、金融合作等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一日千里。广州市的服务业与佛山的制造业优势互补,使得两市实现利益双赢。

广佛肇经济圈依托省会城市广州的大力推动,一体化进展顺畅。然而,珠中江和深莞惠经济圈的一体化推进的进展不快,仍需要这6座城市首脑之间协商共谈,坦诚相待。1月30日上午,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对此症结的剖析一针见血:“城市之间的融合度不高,根源在于户口制导致生产要素不能自由流动,比如城市之间的医疗、就学和购房不能无缝对接,产业发展各自为政。”

虽然广佛肇、深莞惠与珠中江三大珠三角经济圈均建立了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制,但与长三角相比,其常设协调机制仅限于相邻地级市之间,协调范围及力度不大。更严肃的挑战在于环境污染,高速发展的珠三角城市之间付出了生态恶化的代价。佛山市的陶瓷企业工厂外迁到肇庆、云浮等城市,导致当地的空气污染加重。如果珠三角失去了生态这张底牌,世界级城市群之路注定波折坎坷。

艰难转型

东莞坚定制造业强市方向

受到近年来国外经济发展势头不佳的影响,珠三角不同城市面临异常困难的产业转型升级。佛山扎根本地的工业产业,顺德和南海区的自主品牌众多,美的风扇、格兰仕微波炉、志高空调和东鹏陶瓷等名牌产品畅销海内外,抵御境外经济风险的能力强,遭遇的经济困难不大。丁力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我一直力挺佛山经济模式,发展稳健,广东其他城市可以学习和借鉴佛山的经济路径。”

与之对比鲜明的,一向以外来加工贸易为主的东莞市,确实是珠三角城市工业转型举步维艰的代表。审视东莞经济发展的艰辛,彭澎研究员坚定地说:“相比于面积和人口,我更愿意珠三角在经济上是世界最大的城市群。”

遭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东莞市70%以上电子制造业的代工订单锐减。2009年至2011年,东莞GDP增长率连续3年在广东省垫底。制造业的利润大幅下降,很多中小企业被迫关门。

2015年1月28日上午,市长袁宝成在东莞两会上明确提出加快酒店业转型升级,提升东莞酒店品牌形象。在莞城区代表团的分组讨论中,市女企业家联合会会长温家慧建言将酒店业转成养老养生业,袁市长对这一建议表示认同。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督促东莞“腾笼换鸟”产业转型,但是东莞囿于外来加工贸易业利润丰盛的惰性,至今不见产业升级的明显成效。寄予转型厚望的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发展到2012年,在东莞其他镇区的GDP达到300亿元时,其GDP始终未超过200亿元,与广州高新区相差1061.7亿元,甚至排名在东莞市的最后。

松山湖管委会2014年9月制定的“赶超战略”,指出了招商引资陷入困境的问题所在——“外资”仅来源于港台,跨国企业占比低;并且政府独干,难适应发展形势。

据《重庆青年报》2015年1月中旬的报道,松山湖园区整理的2014年度总结状态萧条:“固定资产投资下滑,工业增加率、单位土地产值不高,尤其是创新能力和辐射带动作用没有发挥出来。”

1月26日,东莞市政府在当地两会召开前发布了一号文《关于实施“东莞制造2025”战略的意见》,坚定制造业强市发展方向,打造国际制造名城。文件热切提出:工业总产值由现在的1万亿元向2万亿元跨越,拥有5个千亿元产业集群、25家以上百亿元企业,稳居全国制造业城市第一梯队。不过,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专家何学彦认为,“东莞市的经济发展,至少要三四年才会缓过来。”

肇庆

佛山

江门

中山

珠海

澳门

香港

深圳

东莞

广州

惠州

人口

珠三角城市群发展历程:

广州中心

广州香港双中心

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的四核心驱动时期

珠三角包括

广州,深圳

佛山,东莞

拥有4200万居民

第一梯队: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

第二梯队:珠海、佛山、东莞与中山市

第三梯队:镇级市

历程

珠三角城市群

珠三角城市群

我回答不了那么全面,我只想说,来无锡定居绝对没错,房价低,空气好,环境美,不堵车,城市小去哪里都方便,周边都是高度发达城市,虽然这几年经济转型失败,但是在江苏还是排名前三,在全国也是排名靠前的,最最重要的是你在无锡能靠自己的努力买得起房子,以后还有升值的潜力,每个来无锡的外地人都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而不是像北京上海一样,在那里付出了一辈子也入不了户口,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

朋友谢谢邀请,朋友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长江长三角城市经济发展都挺好的,长江长三角城市的房价都不便宜,一般稍微好一点的房子,价格都在一百多万往上,如果你学历不高没有特长工作也不好找,我这都说的是心里话,这里的城市发展非常快,人民群众生活水平都非常高,如果你不怕吃苦受罪工资低,工作也能够找到了,这边打工的人非常多,大部分都是农村小青年。朋友我知道就这些,如果你想了解的更详细些,那你上网查询相关的网页,里面有你想知道的全部内容。

谢邀。我们都知道一个城市或者地区能够发展起来,不过两个条件,一是自身优势,二是政策扶持。

自身优势:地理位置上,素有“五省通衢”之称,客观讲地理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只能说几个省的接壤地带,并没有长三角、珠三角这种城市群的协同发展效应。个人认为徐州的“五省通衢”只是一个心理名片,对其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微乎其微。不过这两年徐州的房价上涨,引来了很多周边省份的来买房子,这样讲,也算是有些作用。

那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徐州在淮海经济区中经济领先呢?我认为是工业的带动,比如重型机械行业有以徐工集团为代表的本土企业,外企有卡特彼勒(美国)、利勃海尔(德国)、布兰肯(澳大利亚),合资企业有美驰车桥(中美合资)、罗特艾德(中德合资)。这些重型机械行业对徐州总的经济发展起到一个巨大的推动作用。讲个题外话:前两天看了一个央视的节目叫《挑战不可能》,有个挑战项目讲的就是徐工的起重机挑战,操作员自豪的讲到,徐工的1200吨起重机已经全面超越世界顶级水平的德国利勃海尔,大国重器,还是很自豪的!

第二个就是煤矿资源,一提到煤炭,大家想到的都是山西。其实最早时候,长三角地区的煤炭供应大多徐州提供。中国重要的煤炭产地、华东地区的电力基地也是徐州。徐州的中煤炭储量69亿吨,年产量2500多万吨。徐州境内有大屯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中煤第五建设公司。大屯煤电公司现为中煤集团子公司,下辖大屯铝业、四方铝业、洗选中心、建安公司等子公司。据说当时在大屯煤电公司上班的当地人都是上海户口,出生的孩子也是上海户口。现在什么政策不再清楚。

第三个就是烟草,徐州境内有江苏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产品是高端苏烟系列。曾经也是高低端都有的红杉树系列,后来经过调整,红杉树系列交由南京烟厂生产,徐州烟厂只生产苏烟系列。徐州烟厂的纳税额连年都是徐州市第一,纳税额在150亿左右(推算,不保证准确)。

以上是徐州三个支柱行业,当然还有中能硅业、协鑫多晶硅这样的能源产业,还有恩华药业、万邦医药这样的新医药行业,当然也包括维维最初的食品行业,维维豆奶,欢乐开怀。这些行业推动和保证了徐州一个工业城市的经济水平。但是,从我以上所列的行业可以看出,徐州的产业结构很不均衡,经济对烟、煤、电等传统行业依赖较大、民营经济仍然相对弱势,第三产业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徐州的经济总量在江苏省排名靠前,但是人均财富却相对靠后。不过徐州现在也在调结构促转型,实现经济的良性发展。当然还有高校人才资源等一系列因素,在此不一一赘述。

政策扶持:具体的什么什么政策,恕我不才,也记不住了,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国务院网站或者徐州的政府网。这里就说个不算政策的个人看法,新徐州的市长周铁根,原江阴市委书记,新徐州市委书记,原昆山市委书记,后南通市长,现为徐州市委书记。政府用人大概不像我们想的这么简单吧,全部苏南履政经历,个中深意,不得而知!

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徐州跟苏南城市差距还是很大的,希望它能越来越好!

在整个湾区交通体系中地位的变化。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开通和深中通道的打通,珠海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与港澳陆地相连的城市,一跃而将成为拥有海陆空立体化交通体系支撑的交通枢纽。真正确立起作为湾区第三极的地位。

以下内容摘自网站:据报道,今天(3月7日)早上8点40许,经过近26小时的出坞、浮运、沉放等作业,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最后一节沉管E30成功安放。这也意味着,港珠澳大桥距离最后贯通只剩一节12米左右的最终接头。

  据悉,E30沉管是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工程的最后一节沉管,也是东人工岛往西的第四节沉管。安装成功后,它与西往东的E29沉管之间只剩一段最终接头。

  中交四航局高级工程师陈伟彬介绍,与其它180米长的沉管不同,这节沉管只有171米左右,预留了10米左右的最终接头。

  为了保证对接精度,最终接头设计为梯形。顶部12米左右,底部9米左右,上大下小的结构也便于沉放安装。

  “E30沉管是33节沉管沉放中限制条件最多的,可调节的空间也最小。连接它与E29的最终接头已经成型,E30沉管安放的精度决定了隧道最终的理想程度,可以说是'一锤定音'的一节。”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工程师林鸣介绍,规定允许的偏移量是15cm,而项目的奋斗目标一直是5cm,为了这10cm的提高,项目成员们已经奋斗了三年。

  据了解,最终接头于2月27日从江苏南通发运,并于3月7日早上抵达珠海桂山岛。经过约1个月的混凝土浇注等施工后,最终接头将于4月进行沉放安装。届时,港珠澳大桥将实现全线贯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