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如何看待海口失踪儿童朱瑾瑜被害,嫌疑人疑似cosplay圈摄影师?

3月30日晚11时许,海口一13岁女孩朱瑾瑜与家人失联。3月31日,海南警方通报,朱瑾瑜已遇害,其遗体于31日22时左右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环湖路八一小区内找到。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

3月30日晚11时许,海口一13岁女孩朱瑾瑜与家人失联。3月31日,海南警方通报,朱瑾瑜已遇害,其遗体于31日22时左右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环湖路八一小区内找到。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罗杰。

据国际旅游岛商报报道,3月30日下午,朱瑾瑜被家人送往海口市上邦百汇城玩耍。“觉得孩子已经13岁了,平时也经常在上邦百汇城玩耍,应该不会走失。”朱瑾瑜的家人说,当晚11时,发现孩子没回来,就打电话准备开车接她回家,但发现朱瑾瑜电话已关机,后在电玩城内寻找无果。据朱瑾瑜的同学和朋友说,朱瑾瑜在晚上8点40分左右乘坐公交去了八一小区。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经查,犯罪嫌疑人罗某于2018年3月初认识受害人朱某某,3月30日晚罗某将受害人朱某某骗至琼山区将其杀害。

对于嫌疑人罗杰的身份和朱瑾瑜遇害细节,网上较多的说法是:罗杰是一名cos圈的摄影师,朱瑾瑜是一名二次元文化和cosplay的爱好者,两人于三月初相识,朱瑾瑜失踪当晚,她去往罗杰家中进行拍摄遇害。

朱瑾瑜遇害一事发生,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cos圈乱象,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圈内爱好者喊冤。Cosplay是指利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作品、游戏中的角色。他是二次元文化的一种,在中国是相对小众的文化。喜欢玩cosplay的人常常会通过社交网站、线下活动相识,从而聚集到一起,发展成cos圈。

cos文化本没有错,只是凡事都有其两面性。Cosplay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往往是劳力伤财的活动,但对于很多coser来说,这不仅是对喜爱角色的扮演,更是一种心灵的对话。释放压力、体验不同的生活,甚至从中找到了个人价值……这些都是cosplay之于爱好者的意义。我们本该对这一文化给予尊重,然而,作为一种娱乐项目,不论是在日本、中国大陆或是港台等地区,活动对其参与者基本没有任何限制。这就意味着,在这个圈子中,除了单纯的爱好者以外,也会混入很多带有其他企图的人,从而让cos 圈陷入混乱,频繁出现丑闻。在百度中搜索cosplay,关联词中会出现“性丑闻”、“潜规则”等负面字眼,相关事例确实不在少数。

据了解,cos拍摄的基本礼仪之一是:拍照前要务必取得被摄者同意,拍照时不能要求扮演者摆其不愿意或危险的动作。若被摄者有不适或着装未完全时,不能打扰扮演者。没有门槛和运行机制,Cos圈的纯粹就只能靠着约定俗成的礼仪规则和参与者的自觉遵守。如果朱瑾瑜确实是在罗某家中拍摄时被害,那很大的可能就是拍摄者未自觉遵守相关礼仪,给予对方基本的尊重。当然,目前真相究竟如何,警方尚未通报。只是就大家诟病cos圈而言,不得不说,一种文化内,当乱象占了上风,总是不利于其本身发展和大众接受的。

面对这场悲剧,除了惋惜愤怒,还希望能给生的人一个警醒,安全意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具备的,毕竟危险不仅仅会出现在cos圈。

其实以企业之所能,既不有损伤企业的利益,有能做到公益,并没有错。

谁又能说公益只能用无私奉献的方式来做呢?

他们既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保证获利同时来达到公益的目的,有什么错呢?

难道一定要他们做一些一定会亏损的事情才能表现他们做公益的心吗?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就不是道德绑架吗?

企业本身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而作为一个良心企业,除了为顾客提供更优质的产品,更好的服务等等之外,如果能同时做一些公益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错呢?

多一些方式,可能会有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不是更好吗?

而且个人理解的“炒作”,其实是一些对虚假行为的炒!!!

他们真真实实的做了,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别那么酸,管他怎样,他并没有强制让你买他们家的产品。并没有说你们不买他们的产品你就不善良,又或者是怎么样!

只是让你在购买他们的产品的时候顺便能看到这个信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我是黑鹿咖啡——小鹿,以上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点赞关注,也可以和我一起来谈论不同的意见喔。

  许多人都知道美国对儿童失踪的问题十分重视,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背后的故事。事实上,美国会如此重视这一问题,全是因为几个小孩改变了美国的历史。

1979年,6岁的孩子艾坦失踪了。那是艾坦第一次独自出门,结果在短短的上学途中,他失踪了。随后,广大的媒体牵动了整个国家的神经,艾坦的照片贴在寻人海报、广告牌、牛奶盒上。但艾坦终究没有回来。这一事件让美国开始真正重视儿童失踪这一问题。

  1981年,6岁的亚当在百所商场的游戏机前走丢。焦急的父母在全城贴满了寻人启事,两周后,传来噩运,一个渔夫在打捞时发现了亚当的头颅。再后来,亚当的父亲在《失踪儿童法案》的听证会上说道:“一个能让自己发射的航天飞机回到地球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为儿童设立的信息搜索和服务中心。”

  亚当父亲的话打动了众人,自此,美国对儿童失踪问题越发重视。

据澎湃新闻网:2017年11月10日,湖南莱阳市镇严冲村失踪的熊某美突然出现在娘家,顺着熊某美下山的路线,村民在4A景区蔡伦竹海发现当天跟随熊某美一同上山的两个小孩尸体。小孩分别是7岁女儿和5岁儿子,系熊某美亲生。警方随后赶到将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的熊带走调查,经初步勘察审讯,嫌疑人熊某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根据警方发布的事件报告提到,熊某美有轻度抑郁症。

消息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村民眼里熊某芳尽管和丈夫,公婆不和,并为家庭琐事时常发生争执,但是对两个心头肉疼爱有加,平时一举一动都盯在眼里,生怕孩子受到外界的伤害。这样一个母亲却亲手杀死自己的两个孩子,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熊某美性格内向,与丈夫肖某婚后感情不和,并且和公婆也一直有嫌隙,为此丈夫对熊某美曾经拳脚相加。因夫家的村子很多同姓,每次争吵后附近村民也一再劝说或是对其指责,熊某美一度感觉没有人理解自己。娘家的哥哥姐姐性情比较温和,每次熊回娘家哭诉求告也得不到一点想要的支持和帮助,久而久之内心越发孤僻,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精神陷入抑郁面临崩溃。

在最后一次和丈夫发生争吵后的11月4日,熊某美带着一双儿女回到娘家和父母说了一会话,然后独自坐在门前的空地上良久。相信此时的熊正在作最后的心里斗争,遗憾的是心里的节没有能够解开。然后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向后山走去,消失在深山老林。随后的几天家人和村民连续进山搜寻无果。报警后当地警方高度重视并两次派出警犬参与搜寻,

10日的上午,被搜寻了几天几夜的熊某美独自一人从娘家屋背后的小路跑回娘家,在众人焦急的询问中熊一直闷头一言不发。感到危机的亲人们顺着熊的路径在山上竹林找到了孩子并排放着的尸体。经法医检查,两个孩子均死于窒息,脖子上还有清晰的掐痕,死亡时间是四天前,胃里没有容留物。从这里可以看出熊带着孩子前两天一直就在附近山上和搜寻人员捉迷藏。从熊随身携带的包里办案人员搜出了安眠药,相信熊把孩子掐死后计划的是服安眠药自杀。也许药量太小,四天后的早上即10日苏醒过来,也就是前文提到的跑下山脚的娘家屋里大口大口的喝水!

丈夫肖某在看到熊的第一眼控制不住想要冲上去,被村民死死拉住后从喉咙里憋喊出一句:“我要杀了她!”可见那时肖某对妻子已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碎其尸啖其肉!我们也不知道熊某美在掐死孩子的那一刻的心路历程,毕竟虎毒尚且不食子,相信在日积月累的负面情绪找不到释放通道,形成孤僻偏执的性格,最后导致抑郁想要自杀,但是想到孩子在自己死后得不到好的照顾,或许也是想用这样的方法对丈夫进行报复~!无论怎么样,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您怎么看待这件事呢?您认为那一刻熊到底在想什么呢?

喜欢请点击关注,点赞留言,我会持续为您原创实事社会热点问答。

孩子失踪了之后,不论多少时间,只要报案,公安机关应当进行立案侦查。上述《意见》第9条还规定了公安机关发现拐卖犯罪嫌疑人或被害人时应该负有的职责,不论案件是否属于自己管辖,都应当首先采取紧急措施。经审查,如果属于自己管辖的,立案侦查;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及时移送给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处理。

如果儿童安全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真正实现全民打拐而非仅限呼声呐喊呢?

一位足记踏遍全国,寻找被拐儿子16年的父亲沉痛的说:“失子之痛,痛如割肉、痛如剜心”。孩子找不到,做爹娘的死不瞑目!然而,破案难、寻亲难等诸多问题困扰着走失儿童家庭,大家也感慨着、失落着!

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一个针对儿童失踪的有效应对机制呢?

如果儿童安全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真正实现全民打拐而非仅限呼喊声呐喊呢?

带着这些疑问,由全国众多城市志愿者组织机构、律师事务所、办事机构等,结合互联网技术,打通线上线下完善监护和寻亲体系,让更多的科技力量与公益力量结合,降低走失率,提高找到率,让家庭不再失孤,让爱回家的公益活动即将开展。本次活动由专注于儿童安全领域的神兔侠牵头,利用互联网技术方案推出的整体儿童安全预警平台,赋予儿童安全新的机制和解决思路,立志通过平台为中国儿童安全现状做出积极努力和改善。通过线上设计了完善得儿童监制、预警机制,更团结了社会各个团体机构成立了“天网”体系。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形式和社会化的解决方案,吸引了广大的家长参与,从而进一步推动强大的儿童安全预警志愿者体系的确立。神兔侠联合志愿者及全国众多酒店共同发起建立《爱心驿站》公益活动,将点滴爱心汇聚成大爱的海洋,给与失孤家庭提供寻子路上食宿行等方面的帮助。采用多方联合、战略合作、权威性高的互助援助系统,携手推进中国儿童安全事业的发展。

无论何时失孤家长都不是一个人在同人贩子战斗,无论何时他们都不是一个人在承受失子之痛,儿童走失将成为神兔侠号召下的全民事业,大家一去维护中国家庭的完整与稳定,为中国儿童的健康成长提供一个和谐的社会大环境。

面向全国征集儿童走失信息已全面启动,神兔侠儿童安全预警平台面向全国征集儿童走失、可疑儿童信息,希望失孤家庭相互转告,尽快登记孩子个人信息到平台,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为失孤家长提供孩子走失的线索,帮助其尽快找回孩子。

神兔侠期待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关注儿童安全,全民打拐时代已经到来!6月3日将召开发布会,地址在北京公安部瑞安酒店,期望大家共同见证。也希望更多的关注这个儿童安全领域的爱心人士以及公益人士光临,共同探讨儿童安全领域这个话题,为我国乃至国际社会做出积极贡献,还宝宝一片安全的天空,让家长们放心,因为大家本身都是家长。

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个话题,我第一反应竟是反驳。我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我对人贩子也深恶痛绝。


就事论事,我认为这个办法,短期内我觉得会效果显著,如果只是找一个人!全国的快递找一个人!我相信这个效果的会非常显著,就跟在全国各地一下子张贴了上亿张寻人启事一样,首次创举在快递中寻人也会被网友热议,影响力非常大。也许这个孩子会在一天内被找到。当然,如果卖到山沟沟的孩子,可能就没办法了。


而长期,我认为:

全国各地的信息对接(时效性)

成本消耗

以及人们的行动力

这三个问题,我觉得非常难解决。


不是每个孩子在失踪的第一时间都会报案,很多时候孩子出去玩,该回来的时间没回来,家人觉得不对劲的时候,父母会选择同学,朋友,亲戚家里都问个遍了,才会选择去报案。这算起来要多少时间,这时候孩子不能第一时间被找到,人贩子速度快的话,可能已经将孩子开始运送到买家的手中。而且一个快递,运输过程中,有大量的时间是在物流体系中,货车,轮船,飞机,到买家的手中已经是几天后,思考一下,从报案,到印刷,到物流运输,最后派送到手,离孩子失踪的时间有多久了?


一个快递有大有小,能有多少孩子的信息在上面呢?寻人启示的格式大家都知道,身高,特征,有丢时穿的衣服等,大量的信息,快递的包装能够包含多少孩子的信息在内?或者说几个孩子?一个?两个?而这其中印刷的成本,是一笔巨大的费用。


人们的行动力,有多少人会去主动帮忙寻找孩子,现在走路都在玩手机,地上有钱说不定都没办法看到,更别说孩子了。我相信包装上面的信息,50%以上收到快递的人不会去看,甚至更多,徒做无用功。真正有心的,记下来碰巧还找到的,几率能有多高呢?


不管怎么说,能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我相信你是好心,我也希望以后有个办法,能够让失踪的孩子,快些回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