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华为HR控诉

华为HR实名控述让员工加班的事情成了近日的热点:10月30日,华为HR胡玲在华为心声论坛实名发长帖,举报上级杨瑞峰及同事高雁各种懒政失职。文中的细节主要体现在如何对待员工加班

华为HR实名控述让员工加班的事情成了近日的热点:10月30日,华为HR胡玲在华为心声论坛实名发长帖,举报上级杨瑞峰及同事高雁各种懒政失职。文中的细节主要体现在如何对待员工加班上,甚至有“奉劝各位兄弟,不要相信HR,他们没有诚信”的语句,这不光是个人恩怨,还上升到整体否定一个部门了。

很多人(尤其是华为员工)强烈支持胡玲,甚至不乏要求开除杨、高的声音。

虽然杨、高还没发声只是胡玲的一面之词,但即便只从胡玲的帖子里,我也没看出胡玲之外的华为HR们有多罪大恶极、需要被开除。我觉得,胡玲和其他人的差别更多在于立场和价值观。

正如胡玲在帖子中说的,她是工科生,最初抱着“工程师改变世界”的梦想进入华为做了一名光学工程师,后来转岗成为一名HR。也就是说,她并非人力资源科班出身,她的感情更多是在“研发兄弟”上,想着“为研发兄弟发声,改善公司的工程师文化”。

至于说HR部门“远离炮火硝烟,这里莺歌燕语,搞活动,看电影,小姑娘穿着漂亮的连衣裙、10cm的恨天高”云云,就攻击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胡玲为研发兄弟发声的诚挚热情不必怀疑,但她从这样的立场出发,显然与公司HR的职责不完全契合。

不必讳言,虽然提升员工的满意度非常重要,但人力资源部门最核心的职责不是给员工服务,而是给企业招募、考核、选拔人才以及淘汰不再适合的员工。纵有温情的面纱,但其实质是非常残酷和现实的。

我们能从帖子里看到华为的加班文化确实很吓人,有的研发人员一个月加班160小时。或许,这就是代价吧,否则华为怎么可能后来居上走到行业的最前沿?

不过从整体看,胡玲给的数据说“今年2012研发员工平均每人月加班57小时”,这个数字我倒觉得不算太离谱。试问一下如今中国的众多民营企业,每月加班时间在这个水平上很稀奇吗?没有更多的付出和拼搏,你凭什么做得比别人更好?

至于胡玲在帖子中说违反国家劳动法,以及引用美国西点军校罗伯特准将的名言等,我觉得有点脱离国情了。换个角度说,如果华为没有自己的拼劲,而是美国微软、思科那样的“工程师文化”,恐怕只能一直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就不会有如今的成就了。

但胡玲发帖事件还是很有象征意义的,这位90后体现了新一代青年员工的价值观和理想主义。华为此前享有的工程师红利更多是70后、80后一代,他们当年的吃苦奉献伴随了华为的崛起。随着90后乃至未来00后一代成为工程师主力,华为的企业加班文化也必然会发生变化。

不光是华为,其他企业亦然,比如前段时间的马云,一句“996是我们的福报”不就被全网批判吗?

华为的hr和文秘哪个更好?

文秘吧,老板亲自送你下班

《狗十三》仅仅只是为了“控诉大人”吗?

不是啊!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狗十三》也是,每个人从中看到的东西不同!

譬如:有些人看到了父母家人的重男轻女;有些人看到了家人和孩子的交流;有些人看到了生活的无奈;有些人看到的家人的望子成龙!

每个人从电影中看到的不同,并不是仅仅对大人的控诉!

高通专利授权为什么被多国控诉垄断?

说垄断,就需要先说高通的无线通信领域的霸主地位

在2G时代,我们使用的通讯即使是GSM,而GSM的分别被多个公司掌握,诺基亚、爱立信和MOTO三家公司就掌握了GSM大约70%的专利,西门子、飞利浦、阿尔卡特、微软等公司各又掌握了一小部分。

GSM可以说在2G时代是绝对的领导地位,而这个时代,可以说没高通太大的事情。

但是,高通的其中一个创始人叫Andrew Viterbi,是一位世界级的科学家,他将CDMA推向了全世界,让全世界都认为CDMA才是未来通讯发展的方向。因此第三代移动通信的三个国际标准:WCDMA, CDMA2000和TD-SCDMA都采用了CDMA技术。

而CDMA技术,就是高通研发的,并且,高通在研发CDMA技术的时候,将可以申请的专利几乎都全部申请了,当时大约有2000个左右。而其中最核心的两项技术专利就是软切换和功率控制。

虽然后来,其他通讯公司也介入到3G领域,并且取得了不少的专利,但是,最最核心的专利被把我在了高通的手上,高通也通过这些专利一跃成为了行业巨头。

到了4G时代,通讯进入了LTE时代,高通不再像3G时代那样,得到了核心的专利,可以说,高通在LTE领域一直受挫,最后是依靠技术并购才稳住自己的位置。

但是,也不得不说,LTE的核心技术很多还是来源于3G时代的高通,所以,虽然高通在LTE领域不再强劲,但是自己的核心专利依旧有用。

当然,5G就不多说了,毕竟还没有到来,而且5G时代,高通应该还不如现在。

虽然高通拥有很多3G/4G的技术专利,但是诺基亚、三星等公司的专利也不少,为啥会被控告垄断呢?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高通的收费方式了。

由于高通在3G/4G专利上的霸主地位,导致现在的手机必须用到高通的专利,所以,很多时候,手机制造商们也很无奈,但无奈归无奈,让手机制造商们气愤的是,高通按照销售价格来收取专利授权费的方式。

不管你是不是使用的骁龙芯片,只要你制造了一部手机,高通就会按照手机价格收取3.5%~5%不等的专利费(3G CDMA/WCDMA 和4G FDD-LTE的移动终端按5%的费率计算授权费,对TD-LTE的终端收取3.5%的专利费)。

要知道,一部手机,芯片只是一部分,其他的例如显示屏、摄像头、内存等等部件,和高通的专利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高通就是可以一个小米千元机收50元授权费,一个苹果万元机收500专利授权费。

也因此,让非常多的手机制造商痛恨他,高通也因为这个,被韩国、中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罚了巨款。

听说这些罚款背后,其实都是苹果在推动,而高通也因此和苹果撕破了脸皮。所以,最新的iPhone使用的是Inter的基带,也因此,新的iPhone在通信上确实不如之前。

高通也起诉苹果,要求中国禁售iPhone,当然,高通还赢了官司。

所以,我们拿着手机的时候要想想,我们给高通贡献了多少钱。

HR为什么也频繁离职?

HR也是正常人,薪水低了也换工作,这没啥不正常的。

年过40岁,前企业HR,回答下这个问题。

01.HR跳槽确实比其他人更显眼

人力资源部与所有部门都有接触,所以HR离职确实比一般员工离职更为显眼。

但是,这并不是说HR就不能离职,或者他们稳定性较高。

要具体看公司的情况,

公司整体薪酬体系完善,优秀人才待的就会久一些(考虑到薪酬体系制定也是HR的部分工作,这块如果没做好,人力资源部同事是有责任的)

公司气氛不怎么样,各种相互踩,那正常人估计都不会待太久。

离开任何人,公司都转,

所以HR离职没有什么。

这只是企业里的一个职位而已。

02.事情都向着合理的方向发展

水往低处流是自然规律,有个势能在里面。

人未必总是往高处走的,具体也要看情况,

我就见过一些HR有能力,但不知道为啥,所在公司整体都不太好……

别急,

事情总是向着合理的方向发展,

如果个人的进步超过了公司的成长,

那么即使是HR这个外人看起来比较稳定的职位上的人也会离职,去寻找更好的平台,

一个人在一家公司干一生的时代过去了,

很多时候打工的愿意,

老板都未必愿意,

公司需要新鲜血液,如同人需要更多成长空间一样自然。

03.关键仍然是你自己能力如何

是否频繁跳槽只是个表面现象,

结果是,

有些人越跳越好,

有些人越跳越糟,

根本上,

还是个人能力是否与平台(公司)匹配,

以及,

自己是否能具备开放的心态——不断地学习,时刻准备承认自己的错误和不完美。

知耻近乎勇!

不断学习,在否定自己的道路上前进的人,

也许能活的相对好一些,

这与是否频繁跳槽关系并不大。

武大新闻系主任请辞,控诉高校行政体制,你怎么看?

这事儿还在发酵,夏琼教授已成为网红。正如她所言,她说的高校行政体制存在的问题是中国高校普遍性的问题,所以她的辞职信引发普遍关注。不好意思,祥哥我也是一个系主任,我是非常理解她所说的。

首先,如今的高校系主任能作什么为,建什么树?

夏琼自称“既无所作为、更无甚建树”,这个说法显然是很谦虚的说法。那么多优秀的传媒人从武大新闻系毕业,夏教授担任了12年的系主任,功不可没。

但仔细想想,如今的高校,系主任能作什么为、建什么树?说句实在的,系主任是没有自主空间的,只有执行的份儿。问题是,很多让系主任去执行的事,是没有得到系主任自己和教师的认可的。即便是夏教授有她自己的理念、想法和措施,也很难实施。这不就问题来了。

夏教授之所以辞职,根本原因就在于,她发现做系主任已成了毫无意义和价值的事。那就别干了,省点心、安点心为好。

我从来都不把系主任当回事,因为系主任啥都不是。不过既然做了,能做点事就做点,做不了就少做点。太较真,就容易累。

其次,如今的高校行政管理体制的问题不在有问题,而是明知有问题,但就是很难解决。

夏琼教授说是“不懂教育、不尊重教学、践踏教师尊严、侮辱学生智商”,这个说法有情绪的成分,讲得也比较严重。但话糙理不糙,问题就是这些。讲得直白点,就是没有人尽其才,释放教师的潜能,激发学生的激情。大学之所以成为大学,是要追求真理、追求科学、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的,要有一支具备独立人格的教师队伍才能培养具有独立人格的青年。

如今的高校,对教育抓得可紧了,对教学也很重视啊。但重视的手段是什么?是检查、是让老师做项目、是让老师填表格交材料,可是这些都是标、不是本。不过,这么做是教务处的本意么,似乎也不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就是这么要求高校的。我们的体制就是这么一环扣一环的。

所有的体制都是有问题的,问题是把问题推给体制,就会陷入无解的窘境。总体看,问题很明显。但抽离出个体,你会发现大家都不容易,都没有大毛病。

第三,高校明确自己的使命,并落实价值观的考核,这或许是解决问题的一把钥匙。

高校的困境或许是因为它的身份属性引发的,它既不是行政机构,也不是企业,更不是军队,而是叫事业单位,而且还是国有的。这就麻烦了,责权利是不统一的。

组织,无非是三要素:使命、机构和认同并践行这一使命的人。高校这种组织形态,使命是什么?愿景是什么?价值观是什么?你会发现,都是很模糊的。从国家层面说,是有宏大设计的。但到了具体的高校,往往是不清晰的。即便是有些高校有所界定,但远未转化到师生员工的行为中去。当一个组织的成员不能就使命达成共识,就只能各说各话、各干各事、各找各妈,就只能处于一种耗散疏离的状态了。

如此说来,我们是不是应该请“马云”来当大学的校长呢?哈哈,扯远了。

马蓉的数条控诉王宝强的爆料,你怎么看?

历史重演,一切都是注定

为什么看到的文章大多数都是媳妇控诉婆婆,很少有婆婆控诉媳妇的,媳妇做的很好吗?

婆婆是有苦也不敢说,一是怕人家笑话,家丑不可外扬。二是说了怕儿子知道,影响小两口的感情,老的就怕孩子过得不顺心,打落门牙只能往肚子里咽。我有一姐妹,平时很强势,娶了儿媳妇,变了一个人,儿媳妇再不好也不敢给儿说,自己忍受着。哎,原来是儿媳妇受气,现在是婆婆受气,世道变了,娶个媳妇不容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